山楂条R

一棵懵逼西蓝花,辣鸡深夜写手

R的琐记/04(番)

有点想你们了.

那年初夏的海鲜酱配年糕.

余温至今尚好.

那年夏至教室里摇摇欲坠的吊扇.

现在教室里开久就恶寒的空调.

那年初夏纯良智障的微笑.

至少不用戴上惺惺作态的面罩.

那年夏至的塑胶跑道...

人生仍有数不清的夏天.

盛夏光年却选择了驻足于2010~2016.

不是因为我少挨了批,流了泪,受了伤.

而是曾经的一路有你过于难忘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I MISS YOU
2016’s 607

R的琐记/02

R的家在Z省的海岛上,四面都是海洋,R其实很向往对岸的另一个不同的世界。

因为R不喜海鲜,而且Z市的面积真的太小,能逛的就只有几个小超市,几条夜市街,几个菜市场和几个临海的公园。

老城区还是蛮热闹的,但R处于的新城区就有点安静得过分了...
R还有印象,关于...那年夏天的台风和晴空。

在那年之前,R也在对岸的世界留下了很多不同方向的脚印。
比如说H省,XG,OM特别XX区,省内的W市,N市,H市,L市...

大概就这些。

R对于旅行,以及旅行的实质,在那个年纪所知的就只有纪念品。

再之后,R就上六年级了...

六年级...是R至今对于这个世界的唯一泪点。

回想起小学的那些事儿后,对R来说分为两种外在表现:

让你哭的,让你笑着笑着就哭的。

从相遇到相识,从拼音到汉字,从相识到相知,从字母到单词,从相知到相离,从数字到公式...

R不埋怨夏日阳光正好,蝉鸣太吵,气温太高...

本就是个不适合离别的季节呀...

拿到毕业证书的那天晚上R哭了,一人在黑暗中塞上耳机,循环播放“Try Everything”,撕心裂肺,无人知晓。

《疯狂动物城》是7班唯一共同看过的一部动画电影。

那天R得到了R所想要的,却在得到的同时失去了六年的一切。

R想做的只是在毕业那年不断循环,在那个堆满原谅色桌椅的白色空间里多待会儿...

从四五年级开始听歌,如今的一次次回放,就像构织出一段段时光,再拼接,便是轮回的四季。

冬去春来,花落花开。

R的琐记/01

R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很笨拙,无论人缘还是成绩。

R还是只有一年级时的那个朋友。R的数学徘徊在班级下游。R不喜欢体育课,不是跑步有多累,而是因为风会吹起厚厚的刘海。

在那时,R的刘海下全是痘痘。

而班里几个学习很好的班干女生很喜欢对外貌评头论足。

暑假前的期末考,R得了达成,进入补习班,一个月。因为走路时的鞋磨破了脚,R再没有穿除了运动鞋之外的低帮。但那个夏天,也是R第一次追星,第一次戴上耳机,第一次用0.5的水笔和生涩的语句在花花绿绿的本子上去描述自己的经历。

大概便是那时,R接上了正常小女生的轨道。

R忘了小小孩时的很多事,那一年的酷暑或许真的有什么魔力。

反正R很喜欢那段记忆。

R戴着大大的罩耳式蓝色耳机,抱着沉沉的iPad,故作忧伤地听着那些奇奇怪怪的韩文歌和英文歌。

R在外婆家的床上啃着冰棍或苹果,看着少儿频道的台湾中二魔幻连续剧,有时不安地往水泥天花板上看看那台生锈的吊扇。

后来R和外公外婆一起回家,R爸R妈告诉了R去N市的计划。

不过那时的R对N市及其所属的J省,并无多大想法。只是借着了解“风土人情”的借口买了本关于J省的漫画。

收获就是...知道了J省在Z省“上面”,也就是说,在那之前R一直把J省当成了F省...

在N市去过的地方,住过的酒店,R都忘得差不多了,因为那时还不知道有QQ动态这种东西。

R或许错过了很多,但用双眼捕捉到的风景,弥补R小小的遗憾,足矣。

R的琐记/00

第一次去到N市,大概是几年前的事了。

恰逢入秋吧,没有斜风没有细雨,没有小说里的黄色银杏和暖色毛衣;地道的南方城市,还抓着夏天的尾巴不放。

夜间的路旁仍是有蝉鸣,游人如织的F大街,Q河中旖旎的画舫乌篷,载着游人直至天明。

市内仍留有或多或少的古建,石质的屹立不倒,木质的残垣断壁。杂草填上石缝间的空隙,朽木不断刷上红色油漆。

似乎是有朱墙的,我记得在某个景点见过,只是忘了是否轻抚过那排琉璃。

当初离开J省时,竟然是莫名的不舍,矫情的眼泪想要诉说什么?至今仍是不清楚;只知道有几首歌,成为了我对哪里的唯一记忆。直至今年从B市回家时的高速上,才有了点感觉。

就像是你在旅程中行走,按下“单曲循环”后,世界就只剩眼前的风景和耳边的旋律。当返程时,就一遍又一遍回忆。

或是在日常中,触及那段歌词,就想到那年那城,那些事,那些人。

每个小孩都需要点惊喜,禁得住无数次回想,记忆犹新。

N市对于我,那时的小小孩来说,应该就是如此。

小小孩很笨,在小小孩上五年级的时候。

嗯...五年级的小小孩不算小了,就叫...

就叫她“R”吧。